咕咕资讯

1928年,傅斯年先生在谈到中央研究院《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之旨趣》时,指出:“近代的历史学只是史料学。

1928年,傅斯年先生在谈到中央研究院《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之旨趣》时,指出:“近代的历史学只是史料学。……我们只是要把材料整理好,则事实自然显明了。”二十世纪初,法国一位研究古代社会的学者,谈到历史家在历史写作中的角色时,说:“并不是我在说话,而是历史透过我的口在说话。”对于这两段材料的理解正确的是 ( ) A.分别表现出对史学研究的乐观精神和悲观心理 B.两者重点分别是史料和史家,彼此并无关联 C.两者资料都否定历史學家在历史研究中的作用 D.两位学者都受到近代欧洲科学实证主义的影响

此文由 咕咕资讯 编辑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!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gzyy.com/zixun/32938.html

()
分享到:

相关推荐

评论 暂无评论